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努力加载中...

“就是啊!以前至少有几株会零零落落的先开,可今年却依然只见含苞,不见动静呢──”

一时间,就见一主一僕在偌大的齐府内一前一后奔跑着,一路上飞快掠过一个个喊着“少爷好”的奴僕们,直到迎面碰上一对慈祥满面、气度雍容的老夫妇──

唉──都说过几次了,要他别这样,少爷还是老毛病不改,把那些花花草草当人般的对话。若只是在家里也就罢了,可偏偏他连在外头也时常毫无预警地蹲下来对着路旁的野花、老树嘟嘟囔囔,让旁人见了诧异之外,随之而来的就是指指点点的讽言笑语,更加认定他是傻子。

瞧他焦急模样,翠竹扇利落地又往饱满额头一敲,清朗笑道:“齐砚,我们走!现在就去天香苑瞧瞧牡丹花究竟开了没?若是开了,看我不敲你个几十下才怪!”

正暗喜有只肥羊可以宰的小贩顿时傻眼,慌忙喊人。“公子,公子,您若不满意这价钱,咱们好商量啊!”

不是?夫妇俩不禁惊讶地又互觑一眼,眼中升起浓浓的疑惑。除了怀生,儿子还有哪位朋友?

“多谢了。”清朗一笑,示意红豆付钱,慕容晴一手把玩着陶瓷娃娃,一手摇着翠竹扇,悠闲地继续逛街。

“老爷,您请放心!据小九这些天观察下来,那位慕容公子人品还算正直,言谈举止中对少爷也没丝毫的瞧不起,少爷与他处得可融洽的呢!”小九机灵笑应,自认只要对少爷有任何捉弄、鄙夷心态的人,皆躲不过自己的一双火眼金睛。

呜──好想哭!可是阿晴说不能哭,他要守信诺,否则阿晴就不理他了。

两名分明刚从天香苑出来的书生逐渐接近后又远去,可那疑惑的谈论声却一一飘入慕容晴耳里,让她简直不敢相信,只能愣愣瞅着某个咧着憨笑的人瞧──

“砚儿,你匆匆忙忙急着上哪儿?”瞅见儿子从身边急奔而过,齐夫人连忙喊人。

“我知道!”不用解释,光看也知道啊!小九强按捺下翻白眼的冲动,改扠腰为抱胸,嘿嘿笑问:“少爷,您是不是忘了件事儿?”

“可不是!这些天我天天上天香苑,就见满园的花苞待放,可那些牡丹花像是约好了似的,就不见一朵先展现绝艳姿色,诡异透了!”

不久,当齐氏夫妇与小九来到大门外时,就见齐砚垂着肩,一脸懊丧地站在那儿。

“哦?”顿足,回身,展颜微笑。“那你说,那尊陶瓷娃娃多少钱?”

好吧!老实承认,其实少爷他──他是真傻没错!但他傻得善良,比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都更加纯厚心善啊!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被欺负嘲笑?老天爷实在太不应该了,这样对待少爷!

“没关係。”微笑,并不在意。

“阿晴──”捂着发疼的额头,齐砚却很开心。“我──我们要上哪儿玩?”这些天,阿晴带着他去了许多只听怀生谈起的地方玩儿呢!那些地方,连怀生都只和朋友去,从没带他去过,可是阿晴却带他去了!阿晴真的对他好好啊!

摸摸肚子,他又憨笑了起来,黑亮亮的纯真眼眸瞅着慕容晴瞧。

咦!第一次见少爷眼里水气氤氲却没哭耶!小九好生惊讶,扭头瞧见老爷、夫人也一脸的诧异,当下心中万分纳闷,可嘴里忙着安慰。

“也只有如此了!”强自一笑,可脸上还是挺落寞。

“可是──可是牡丹姊姊说要晚几天才来的──阿晴,我没骗你──”见他不信自己,齐砚急了,结结巴巴地要澄清。

“小九,你可知这洛阳城里,哪儿有牡丹园可供人游赏?”摇着翠竹扇,非常惬意笑道。

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还在持续,小九一路寻来就见自家少爷逕自对着花花草草自言自语的老毛病发作,当下忍不住白眼大翻,直歎没药救了!

“砚儿似乎懂事了些,不会动不动就哭呢!”齐夫人可欢喜了。

“对了!苏州那儿可有消息传来?”突然想起。

“少爷,您饿了怎么不早说?”一旁,小九瞪眼,突然想到他在花园里又浇水又铲土的,接着又跑到大街上找人,经过这一番“运动”,早膳吃下的应该也消耗完了,这会儿不饿才怪呢!

傻愣愣抬头一瞧,瞧见小九扠腰站在身后,齐砚咧嘴憨笑。“小九,我在浇花。”

“呃──你家少爷好像被我家少爷吃得死死的喔!”后头,红豆边尾随着两位“主”字辈的人,边对身旁“僕”字辈的同伴下了一句满含同情的结论。

见自家两位老主子也急匆匆的想去与那位慕容公子相识,小九不禁有些傻眼,赶忙追了上去。

新朋友?齐老爷似有顾虑地微拧起眉。“小九,你说那个慕容公子对待砚儿是何态度?可有啥不良心思?”儿子憨傻单纯,自小受到不少欺负,他这个当爹的难免担心。

小贩何等精明,察觉出贵客的喜爱后,马上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把这陶瓷娃娃说得好似天上没有,地下仅此一尊,差点被当贡品送进宫的极品,当下惹得慕容晴忍俊不禁。

“我──我──”见他脸色舒缓展笑,齐砚这才安下心来,愣愣地搔头抓耳,憨憨傻笑着,“我”了个老半天,就是说不出一句话儿来。

噘着嘴,红豆正想再埋怨几句时,机灵大眼忽地瞄见远远奔来两道左顾右盼,好似正在寻人的匆忙身影,当下不禁笑了出来。

“公子好眼光!这陶瓷娃娃做得可精緻了,公子您有兴趣儘管瞧瞧暝!”小贩眼儿恁尖,一眼就看出客人感兴趣的目光落在哪样小玩意上头,马上捧起陶瓷娃娃送到贵公子面前,好让他瞧个仔细。

话正说着,一道又响又亮的声音蓦地自某人肚皮内响起,不但打断了慕容晴的发言,也挑起她似笑非笑的目光。

“公平,你直接出个价吧!”垂头认输。呜呜,真是见鬼了!这位一看就觉得很好宰的公子,怎么不同一般富家少爷那般好坑?

“好吧!老闆,你说这娃娃值多少银两?”细细把玩,随口笑问。

红豆凑过来一看,就见那尊陶瓷娃娃眉目憨厚可爱,果真和齐家少爷有几分神似,顿时笑得眼儿瞇瞇。“少爷,果真挺像的呢!”

“牡丹姊姊还没来,和我们去赏花有啥关係?”非常不耻下问,暗自纳闷着这牡丹姊姊是何方神圣?

“还没呢!”摇头叹气。

想到这里,小九心里埋怨老天的不应该,嘴里则大声喊人,“少爷!”

“呿!少爷这阵子真是完完全全被那个慕容公子给牵着鼻子走──”瞪着哇啦哇啦跑走的人,小九嘟嘟囔囔埋怨着,但心思一转,想到自家少爷这些天和那个莫名冒出来的慕容公子镇日混在一起,脸上纯真笑容不断,心情快活的很,再加上据他多日观察下来,确定慕容公子也是真心与少爷来往,不似旁人那般心存嘲笑揶揄,埋怨的脸色不由得一鬆,放宽心地露出笑。

“没有!我没有!”想起他前些日的要求,齐砚顿时吓得像博浪鼓般猛摇头,深怕被误会,焦急找人作证。“小九,我没哭,对不对?我没哭啊!”

不会吧?真让他给说中了!天香苑的牡丹果真还没开!

“我──我只是个奴僕,哪有资格在主子面前说什么──”被瞪得好无辜。

“嗯──水太多了啊──对不起喔──好──好──我知道──”

果然,不一会儿,就见小九率先瞧见她们,忙着拉住如无头苍蝇乱乱找的主子,一手直往她们方向指来,然后那个眼眶有些红的主子在瞧见她们后,马上笑得像孩子般灿烂,眨眼间就冲了过来。

慕容晴愣了愣,试着以他的思考方式想了下,然后试探笑问:“你的意思是说天香苑的牡丹还没开花,就算去了也没花可赏?”应该是这个意思吧?至于那个“牡丹姊姊”,大概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花仙,以为花仙没来,牡丹就不开花了。

可慕容晴就算再如何聪敏,也实在被他这“天外飞来一笔”给弄糊涂,只得转头看向小九,却见他亦茫然摇头表示不知,只好又调回目光。

“老闆,我也不为难你!这样吧,一两银你卖不卖?”重新拿起陶瓷娃娃把玩,慕容晴微微一笑,料定老闆肯定会答应的。

一时间,就见他像个孩童般在慕容晴身边绕来绕去,像只讨好主人的可爱小狗,惹得慕容晴忍不住又手痒地以扇柄敲了他好几记,脸上笑盈盈的。

小书僮自认宽宏大量的“原谅”苏州来的公子,嘴角咧着笑,紧追着哇哇大叫的主子而去。

而一旁,齐氏夫妇感动地直点头,万分欣慰。

见状,齐老爷只能安慰地拍拍枕边人,夫妇俩相互扶持地进屋去,不敢奢盼苏州那儿会传来好消息。

呿!看在慕容公子真心待少爷好,就不记恨他这些天抢走少爷全心的注意力了!

“咕噜!”

“走!我们走!去找阿晴!”拉着忠心僮僕,迫不及待往最热闹的大街奔去。

呵──她明白生意人是要有赚头的,一两银的价钱,老闆算是可以获得不少利润了。

“五两?”挑眉。

“那好。”扬眉畅笑,眼波扫向某人。“齐砚,今天我们上天香苑赏花去吧!”

顺着目光望去,果真见齐砚与他那忠心耿耿的书僮身影,慕容晴唇瓣不禁一扬,静待他们的发现。

呵──难得儿子能交到既不欺负他,又能处得来的正直朋友,当然要赶紧前去瞧一瞧、熟识一番,顺便请那位慕容公子多多照应儿子啦!

“齐砚,你去过天香苑了?”所以才会知道里头的牡丹还没开!慕容晴怀疑地扫射过去。

“公子,算我怕了你了!一两银就一两银!”小贩心知今儿个遇上了精明的公子哥儿,也清楚一两银已经让自己获利不少,当下满口答应,唯恐客人反悔不买了。

“哦!”红豆没想太多,一听到提起齐砚,登时转移心思,忍不住埋怨道:“说到齐家少爷也真是的,竟忘了昨儿个和您约好一起上街的事,害我们在齐府外等了那么久!”

“别难受!”齐老爷叹气,却无丝毫埋怨。“说到底是咱们儿子脑子不好,慕容老弟想反悔也没啥好怪罪的。若真不行,为了齐家香火,届时咱们去买个穷人家的姑娘进门,好好对待人家也就是了。”

慕容晴被他单纯的心思给逗得笑了出来,然而在瞧见那微红的眼眶时,脸色霎时一凝。“你哭了?”

“三两!”马上订正。

“牡丹姊姊没来,不开花!”他认真解释,却换来三张面面相觑的迷惑脸庞。

“五,五两?”嗓音好不确定。

“对!”重重点了下头,他笑得很开心。

“阿、阿晴,我找到你了!”齐砚先是快乐喊着,随即想起啥似的马上又低下头,哭丧着声音认错。“我──我在浇花,然后就──就忘了和你的约定──”怎么办?阿晴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不理他了?

“牡丹姊姊还没来。”齐砚摇头憨笑,似乎以为这么说,别人就会听得懂。

“──是吗──牡丹姊姊说今年会晚几天开花啊──嗯嗯──牡丹姊姊不想抢大家风采──等大家开完花,她再来──好──我知道──”

“十两银子?”抬眸斜觑小贩一眼,慕容晴毫不留恋放下陶瓷娃娃,翠竹扇潇洒一摇。“小豆子,我们走了。”

抿唇一笑,想到这些天和齐砚相处时,他那憨厚无伪的纯真神态,慕容晴越瞧越觉得手中的陶瓷娃娃可爱,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见他这傻愣样,慕容晴不禁又笑,扇柄往他白皙额头一敲。“我什么?回神了!”呵呵──真的感觉自己在欺负小娃儿呢!

“城东有座『天香苑』,里头植满了各色牡丹,每到花季,总是吸引了众多人前去观赏呢!我想这些天,天香苑肯定挤满人。”虽从没去过,不过天香苑的牡丹花在洛阳城可是出了名的,小九这会儿想也不想便直接贡献出这个游赏景点。

可恶!可恶!又敲了!再这样敲下去,少爷会越来越笨的啦!

闻言,慕容晴沉吟了下,想到洛阳牡丹闻名天下,此时又正值牡丹花季,当下瞄了瞄齐砚,料想他肯定不知,索性直接问另一个在地的洛阳人。

话还没听完,齐砚想起啥似的,“啊”地大叫了声,丢下手中的水瓢、铲子,顾不得衣衫上还沾着泥土髒污,蹦地一下子跳了起来,跌跌撞撞往大门方向奔去,口中还不断哇哇大喊着“阿晴,等等我”之类的话儿。

“老闆,你早说这句话不就得了!”红豆窃笑教训。呵呵,小姐打十四岁开始就帮老爷管帐营商,对物价是何等的了如指掌,这小贩想宰肥羊是找错人了。

大街上,小贩齐聚,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名翩翩佳公子漫步其中,神态悠闲地东看看、西瞧瞧,身旁还跟着样貌清秀的小书僮,其优雅举止与高贵衣着的打扮,让明眼人一瞧便知是大户人家的贵公子。

“你──”瞪着瞠大的无辜眼眸,知他说得没错,下人确实没资格插手主子们的事,小九顿时气结,却又发作不得,只能恨恨咬着衣角──

齐府内,托紫嫣红、百花争妍的花圃内,就见某个纯真青年一手小水瓢、一手小铲子,完全不顾身上的锦衣华服会弄髒,一屁股蹲坐在花丛前浇水、铲土的,嘴里还喃喃自语地对着盛开的各种花卉说着话。

不得不停下脚步的小九闻言马上摇头。

那也许是他曾无意间听人提起,所以就记在心头了!耸了耸肩,慕容晴暗忖猜测,没多作他想,顺口转移了话题。“既然天香苑的牡丹还没开,那我们另找地方玩去吧──”

找朋友?齐氏夫妇面面相觑,心中正感纳闷时,正好瞧见追在后头的小九跟着奔了过来,当下马上出手拦人。

“可不是!”齐老爷抚着鬍鬚,颇为安慰。

接过陶瓷娃娃瞧了个详细,慕容晴笑着问身边的红豆。“小豆子,妳说这尊娃娃像不像齐砚?”

“嗯!”也不懂得不好意思,齐砚倒是很大方点头承认。

几日后。

“是吗?太好了!我好怕你一生气就不理我了!”高兴地抬起头,咧开大大的灿笑来。阿晴不生气呢!他人好好喔!

“是!”红豆嘻嘻一笑,忙着跟上。

“哎呀!齐少爷追来了呢!”这可真是说人人到,说鬼鬼来,灵验得不得了!

就见那贵公子摇着扇子晃啊晃的,晃到了某个摆满各种新奇小玩意的摊子前停了下来,黑眸晶亮盯着一尊陶瓷娃娃瞧。

“小九,外头没有人!阿晴肯定等不到我,自个儿玩儿去了!”瘪着嘴,俊目泛红滚泪,却怎么也不敢掉下来,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像只被丢弃的小狗。

忘了件事儿?齐砚呆了呆,搔头抓耳想不起来,眼中一片茫然。

“小九,砚儿这几日天天往外跑,是去找怀生吗?”齐老爷想当然耳的问道,心中很清楚自家儿子从小到大,称得上朋友的,也只有那一个了。

“你饿了?”

“是吗?”眉头舒展,齐老爷安慰地笑了。“既是砚儿新交的好友,怎么不请人进来家里坐呢?砚儿也真是糊涂了!”从儿子方才急匆匆的回话中,知道那位慕容公子在府外等候,急急忙忙偕同夫人也往大门方向而去。

“阿、阿晴,等等我──等我啦──”开心地捂着发疼的额头,齐砚扯开大大笑容紧追上去。

闻言,带着憨傻之气的俊俏脸庞霎时一亮,眼眶还红着呢!漂亮唇瓣却咧开了大大的笑容,其灿烂光彩差点儿戳瞎了在场三个人。

“觉得挺像齐砚,一时好玩就买了,还需啥理由?”斜睨一记,将陶瓷娃娃揣入怀中收好,慕容晴自己也有点搞不清楚为啥会想买下这陶瓷娃娃。

小九见状,知他还没记起,当下诡笑提醒。“苏州的慕容公子正在大门外候着──”

“我去大门外找朋友!”连回头也没,齐砚未缓下步伐,响应声还在空气中迴荡,人已经跑得不见蹤影了。

“少爷,慕容公子可能久候不到你,先上街去逛了。你别难过,小九马上陪您去找他。”

忍俊不禁地轻咳一声,慕容晴不好笑话他宛如孩童般的天真想法,当下只好温和浅笑,“齐砚,现下正值牡丹花季,不可能没花可赏的。”洛阳牡丹冠天下,随随便便也该有早开的牡丹花可赏,怎么可能连一朵都没有?

“齐砚,你不想去赏花吗?”温言笑问,无丝毫愠意。

“三两?”眉梢再挑。

“这可真是怪了!这花季早已来临,却一直不见我栽植的牡丹开花,本以为自己栽植方法不对,这才没啥动静,想说索性到天香苑去赏百花之王的风采,没料到连天香苑偌大的牡丹园,竟也不见一朵盛开,真是教人纳闷!”

见状,慕容晴知道他在等自己的决定,当下不禁抿唇轻笑,翠竹扇又朝他额头敲去,爽朗道:“走吧!饿坏你,小九怕不用目光把我给凌迟了!”话落,率先迈步朝饭馆而去。

“唉──咱们也别盼望太深,毕竟砚儿的情况,慕容家也不会完全没有底儿──”深深明白若是自己,也不愿将个好端端的女儿嫁来。

闻言,慕容晴这才展眉,瞧他紧张兮兮的模样,当下不禁露齿一笑。“我只是问问而已,你慌什么?”

“有啥关係?他忘了约定,我们自个儿逛不也一样!”闻言,慕容晴抿唇一笑,心知齐砚本来就憨憨愣愣的没记性,倒不在意他的失约。

“没有啊!”摇摇头,依然笑得很纯真无辜。

“少爷,您买这陶瓷娃娃做啥啊?”红豆紧跟在后,一脸纳闷笑问。真是怪了!从来就没见过小姐喜欢把玩这类的小玩意,怎么今儿个反常了?

彷彿看出他们的心思,小九不禁咧嘴一笑。“老爷、夫人,少爷前些天认识了个苏州来的公子,这些日子天天往外跑,其实并非去找张公子,而是去找新朋友玩儿。”比起张怀生,他个人看那个慕容公子比较顺眼啦!

“十两银子!”偷偷暗笑,打算宰肥羊。

后头,小九窜了出来,一脸正经当证人。“对对对!我家少爷真的没哭。”只是眼泪在红红的眼眶里打转,没掉出来,那不算哭吧?

哪知向来让人牵着鼻子走的人,这会儿竟出乎意料地直摇头,看得慕容晴大感奇怪。

话落,毫不扭捏地一把拉住他的手,想直接将他拖到天香苑去证明,哪知大步都还没跨出一步呢!前方突然迎面而来两名书生打扮的文人,摇头不解的互相交谈着──

“很多人都把我家少爷吃得死死的!”小九哀哀叹气,看见自家少爷额头又受了一记“攻击”,不由得扭头瞪人。“小豆子,能不能叫你家少爷别动不动就敲我家少爷啊?又不是在挑西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