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努力加载中...

见状,齐砚好开心,揉着眼睛、抱着她一起躺下,嘴角漾笑,意识朦胧──

接过其中一杯,手臂和他的交勾,示意他喝下杯中酒后,慕容晴亦一口喝下,随即微微一笑。“齐砚,这就是交杯酒,你懂不懂?”

***

“这有啥不好的?好歹我们和齐砚也算有同窗之谊,吃他一顿喜酒不算什么的!”胖书生可不认为有啥不对,笑呵呵反驳。

这个呆瓜──虽然瞧不见,但光用想像也知道他此时四处乱窜的傻样,慕容晴不由得好气又好笑。

“齐砚,你好重,别压着我!”瞪眼羞斥。

“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八人大花轿才停下,守在外头的齐家奴僕就喜洋洋大叫地往里头奔去,不多久,齐氏夫妇和新郎倌便在奴僕的簇拥下迎出门外。

“我的天啊!齐砚这个傻呆子说不定连啥是天地阴阳都不懂,这不是活生生糟蹋人家闺女嘛──”胖书生故装一脸怜悯。

知父莫若女!乍见他圆脸皱了起来,慕容晴便知爹亲动摇了,当下使出最后一击。“爹,娘,你们该清楚女儿的性子,绝不会作有损自己的决定,再说──”唇瓣一扬,漾出一抹诡谲笑痕。

“那就好!”满意点头,再次指使他。“去!倒两杯酒过来。”

这个呆子,竟然就这样睡着了!他、他、他脑袋装啥啊?害她还紧张兮兮的以为他真的懂──

看透自家爹亲的心思,慕容晴不禁微微一笑。“齐砚是否是个傻子,端看个人以何眼光看待。”在旁人眼中,他也许是傻;可在她眼中,她却觉得他纯真无伪,愿以性命来护她的可爱男子。

这话一听,便知事情不若自己想的那般美好,慕容老爷脸上一垮,思来想去,两相权衡下,还是觉得宝贝女儿比较要紧。

房间内,慕容晴听得连连暗笑,这对对自己傻儿子没啥信心的公婆还不知要交代多久?

霎时间,众人点头附议声不绝,不过大红花轿的速度可没因众人的窃窃私语而稍缓,没多久便已来到张灯结綵、挤满更多凑热闹群众的齐家大宅门前。

“啊!”乍听安静不语的新娘子突然不耐烦的开口责骂,齐砚被吓了好大一跳,随即想到刚刚爹娘说进房后,得先拿秤桿揭开头巾,心中顿时一慌,没注意新娘子的声音实在很耳熟,像只没头苍蝇般到处找秤桿,口中慌乱直叫,“在哪里?秤桿呢?在哪里──”

“小姐,有啥吩咐?”跟着陪嫁过来的红豆马上飞快靠了过来,笑咪咪询问主子有啥需要?

“谢谢爹!”美目闪动笑意,慕容晴顺势提醒,“对了!在信中务必请齐家在一个半月内将我迎娶进门。”

“是哪户人家的闺女,竟然愿意嫁给个傻子?”三姑呱呱叫。

“再说我和齐砚已经交换定情信物了,和齐家不再只是口说无凭的约定,而是确确实实的互许终生,抵赖不掉的。”轻描淡写,可引起的效果却十分震撼。

搔搔头,憨傻的新郎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随即想起了娘亲的交代,抬脚踢了轿座一下,象徵着对新嫁娘下马威的仪式,随即弯腰掀开轿帘,将结着綵球的红布另一端交给新娘子。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齐砚咧嘴一笑。“阿晴,喝完交杯酒,我们是不是就要睡觉了?”今天被好多人一下子喊过来、一下子叫过去,做了许多奇怪的事儿,他现在好累、好想睡觉喔!

想到自己空有满腹文才却一穷二白,别说娶个温婉贤淑的妻子了,光是填饱肚皮过日子都有问题,张怀生不禁怔怔看着热闹非常的齐家,心底竟隐隐有股异样情绪──

“妳要嫁进齐家?!”

齐砚再怎么傻,也懂得看人脸色。再说,他真的没有不喜欢,反而还很高兴呢!

而商人最基本的一点便是──绝不干赔本生意!

夜晚,凉风送来前厅宾客盈门的热闹喧哗声,然而新房内,新娘顶着宛如千斤重似的珠镶凤冠,不仅肩颈痠痛,盖头红巾下的俏美脸蛋亦是万分无聊的神情。

“女儿啊──”搓搓肥手,乾笑道:“既然齐家公子真是个傻子,那妳还嫁他干啥?妳若顾虑着爹爹和妳齐伯伯的交情而委曲求全,那爹爹拚着老兄弟不要,也不愿坏了妳的终生幸福啊!别嫁了!别嫁了!”呜──齐家老哥哥,小老弟先在这儿跟你说声对不住了!

不过他这个女儿凡事向来自有主见,这回上洛阳就是要弄清楚齐家儿子是否真为傻子,没料到一回家就马上宣布愿嫁进齐家,莫非──

看着大红花轿后,那一车又一车、数也数不清的嫁妆,围观看热闹的洛阳百姓们逕自窃笑私语着──

想到这里,差点没气得一掌将他打醒,可心中却又明白,就算将他打醒,说不定他也搞不懂她在恼什么,登时不禁火气全消,长长叹了一口大气。

“我明白了。”点点头,慕容老爷相信自己女儿的决定。“我会修书一封,请齐老哥哥準备前来迎亲。”

“娘,有话慢慢说,您不必这么的──激动。”慕容晴暗暗忍笑,虽知娘亲不会太镇静地接受自己的决定,但也不必话才一出口就表现的如此“激昂”吧!

“知、知道!”张着无辜眼眸聆听训斥,齐砚完全不敢有二话。

“可不是!可不是!”赞同地直点头,慕容夫人满意极了夫婿总算说了句中听的话儿来。

怒瞪一眼,慕容晴跟着翻身坐起,同时嫌恶地将头上的沉重凤冠摘下,直接丢到旁边去,开口就是一顿教训,“我这样撞你,看你痛不痛?以后不行这样,知不知道?”洞房花烛夜,新娘子像训小孩似的训新郎倌,也算是一绝了。

“听说是从小就订下的婚约呢!我说这齐家的儿子傻归傻,可命格却比咱们谁都强!别说出世在锦衣玉食、不愁吃穿、家产八辈子也花不完的齐家,就连媳妇儿也幸运地从小就订下了,完全不用怕没姑娘要嫁!唉──怎么我就没这般的好运道?”王老五酸涩涩哀怨。

见他这傻愣样,慕容晴哪还骂得下去,登时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

“如何?”慕容夫妇异口同声,最怕女儿露出这种笑容。通常女儿会这样笑,那就表示事成定局,绝不容许改变。

想到这里,慕容老爷老脸一亮,满含期待急问:“女儿啊!难道齐家公子并非傻子,人品还极好?”所以才会让宝贝女儿愿意嫁人?若真是这样,那就太好啦!

“小姐,那我下去啰!”

“啊?可是──”

慕容老爷见她这般笃定,心下不禁动摇了。唉──他这个当爹的向来比当娘的还了解女儿,非常清楚女儿从小思虑清晰,个性明快果决,行事有条有理,下任何决定之前,早已把前前后后的利害关係全想透了,若非身为女儿身,简直比他这个爹还适合当个商人。

想到这里,他不禁头疼──唉,理智上,他是很信任女儿的眼光,可感情上嘛──头疼!真令人头疼哪!

“傻子就是傻子,不就是那个样儿,还能不同到哪儿去?”话未听完,慕容夫人就一口截断她,同时万分不解。“晴儿,妳是怎么回事?怎么去一趟洛阳回来,心思就变了呢?”

闻言,张怀生尴尬一笑。“别这么说齐砚,他的傻也不自己愿意的──”

“因为我答应人了!”抿唇一笑,想到半个多月前,某人得知她要回苏州时,差点没大雨成灾,直到向他保证两个月后一定会再回洛阳找他,哭丧的脸这才破涕为笑呢!

没料到他会这么猛,慕容晴被撞得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只觉一阵头昏眼花,听着他兴奋哇哇叫的声音,好不容易终于慢慢恢复神志,然而也同时惊觉到他扑压着自己的姿态,白皙嫩颊不由得一红。

“这么说倒也是!”噗哧一笑,红豆总算明白主子的心思,当下不再坚持。

万分无奈的哀怨声轻轻蕩漾在本该春色旖旎、如今却新郎倌逕自酣睡的新房内,某个新嫁娘心情极为複杂地度过“平平安安”的洞房花烛夜──

见她展颜而笑,齐砚心下一鬆,也跟着傻笑起来。一时间,就见这对刚成为夫妻的新人在洞房花烛夜啥事也没做,双双坐在床榻上相视傻笑。

“没有!没有!我好喜欢的!阿晴对我好,我好喜欢阿晴当我的媳妇儿──”急忙摇头否认,深怕她不相信。

闻言,下意识扭头朝花桌上瞧去,裹着红纸的秤桿果真就在桌上,齐砚飞扑过去拿起,高兴叫道:“我找到了!我找到了!真的在桌上呢──”

“是的,爹。”自信一笑,知道爹亲心里已经答应了。而只要爹亲答应的事,娘亲就算再不愿,闹一阵子也就没辙了!

而就在齐家将新嫁娘迎进门的同时,拥挤人潮中混着几个存心来看笑话的书生,恶毒的笑讽声就在他们嘴里响起──

“甭可是了。”一口打断她,慕容晴语含笑意。“妳若留在这儿,等会儿齐砚进来肯定认出妳,那我不就失去了吓他一跳的乐趣?”

独自一人又候了会儿,正觉无聊地暗骂齐砚拖拖拉拉还不来,累得她无法早点拿下沉重的凤冠时,一阵殷殷交代声忽地由远而近自外头传来,未久,纷乱脚步声已停在新房前。

“发啥愣?还不快揭头巾!”在头巾覆盖下,慕容晴的视力範围只能瞧见他呆站在自己跟前不动的双足,等了老半天不见他有所行动,肩颈痠痛之下,不由得没好气斥骂。

一个半月前,莫名其妙被通知要娶媳妇儿,接着就恍如傀儡般任人安排的齐砚,无辜黑眸怔怔瞅着“未来要抱着一起睡觉的人”,心中实在好烦恼──

一脸不知所措地搔着头,齐砚怯怯地来到凤冠霞帔的新娘子面前,心中好彷徨忧虑──

是的!齐家有名的傻儿子,今天要娶媳妇儿啦!

“找找看有没有在桌上?”虽然很想继续看他的笑话,但为了自己发酸的肩颈着想,只好出声提醒了。

“苏州的大富商?既然不是穷苦人家,做啥让女儿嫁给个傻子?又不是日子过不去,要卖女求生活!”长舌公摇头不解。

苏州慕容府邸

“呆瓜,该不会连那种事也得由我来启发你吧──”

眼见双亲“有志一同”,慕容晴不禁又笑。“爹、娘,齐砚他不是你们想像的那般──”

一个半月后

好一会儿后,齐砚终于想到有啥不对劲,不禁满眼迷惑瞅着她。“阿晴,你──你怎么变成女的了?”憨憨的脸庞满布不解。

“这倒是──”

呵──他们慕容家啊!平常看似爹亲怕娘,一切听娘的,可一旦碰上大事,爹爹若硬起来,娘亲只有软下来乖乖顺从的份了。

真是的!齐砚这呆子究竟在拖拉个啥劲?他再不来揭头巾,好让她取下头上凤冠,那就别怪她剥夺他新郎倌的权利,自行掀开算了!

眼见女儿才刚回家门,都还来不及高兴相叙,马上就被她抛出来的决定给惊得几乎昏厥,慕容夫人只能虚软无力地看着夫婿,要他好歹也尽些为人爹亲的责任,阻止女儿拿终生幸福开玩笑。

侧耳细听,原来是齐氏夫妇舍下外头众多宾客,不放心地陪着儿子来到新房前,口中再三提醒、嘱咐他等会儿该做哪些动作。

他正準备牵新娘子出轿来时,没想到自己半个头已经探进轿内,还没来得及退出便慌忙地想挺起身,于是就听“砰”的一声巨响,新郎倌脑袋去撞到轿门上沿而痛得哇哇惨叫的悲剧便这么发生了。

“妳不用在这儿陪我等了,先下去休息吧!”

也亏得齐砚能接受这种不是答案的答案,只是愣愣地“哦”了一声,继续问第二个疑惑。“那妳怎么又变成我的媳妇儿了?”娘说新娘子就是他的媳妇儿,她是新娘子,自然就是他的媳妇儿了。

等着、等着,她像想到啥似的,嗓音轻快地叫人──

霎时,齐家众奴僕纷纷掩面不忍卒睹,而围观的群众则爆出巨大笑声。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就见齐夫人笑盈盈地在一身大红衣袍的新郎倌耳边私语着,同时推了他一把,在众人窃笑声中,傻憨憨的新郎倌脚步踉跄地来到了花轿前。

“阿晴,你回来了,没有忘记我,我好想你──”还没想到要去质疑她怎么突然从男的变成女的,也没想到她又是怎么会变成新娘子,齐砚只顾着开心大叫,完全不知道自己以着极为暧昧的姿势将她给压在身下。

一道不敢置信的尖叫在慕容府大厅骤然响起,慕容夫人虚弱的几乎要当场昏倒,幸亏慕容老爷眼捷手快,紧急将枕边人扶到椅子坐下,好能让她抚着胸口喘大气,顺便压压惊。

嘿!齐家为洛阳首富,就算只是设在府外,让往来路人吃喝一顿的筵席,想必菜色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难得见她笑得如此柔和,慕容老爷正要追问她答应了谁之际,蓦地,那个听着他们父女俩似乎已经决定要和齐家联姻的人,这下终于忍不住地放声大哭──

“听说是苏州富商的慕容家闺女呢!”六婆热切补充。

“哦!”忙不迭起身,憨脸净是傻笑。“阿晴,对不起!你痛不痛?”

“哎呀!张兄,你这人就是心好──”当下,众书生又是感叹又是敬佩的言词再次源源不绝出笼。

这习惯性动作一出,当下把齐砚给打回神,同时确认她就是自己盼了许久的阿晴,登时惊喜的扑抱上去,将她给撞倒在床榻上。

嘻!爹爹说今晚要抱着媳妇儿一起睡呢!若是不识得的人,他一点都不想抱的,但媳妇儿既然是阿晴,他心中好欢喜,自然会想抱了,而且不只今天要抱,以后也每天都要抱──每天──每天──

呵──她答应了那个爱哭鬼,可不能食言而肥啊!

“我本来就是女的!”失笑斜横一眼,好似这就是最好的解释。

看来那踢花轿,对新娘子施展威风的仪式是没效的!可怜的齐砚注定从新婚之夜开始,下半辈子是要让娘子给压到底了,他完全不懂得反抗,乖乖去花桌上倒了两杯酒过来。

在某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皆无效的情况下,洛阳的齐家和苏州的慕容家缔结儿女亲家啦!

“女儿啊!爹只问妳,妳作了个会让自己幸福的决定吗?”

良好春宵逐渐流逝,龙凤花烛的火光不停跃动,许久、许久过去,娇羞的新娘子在等待中,从一开始的紧张慢慢转为疑惑──

“我说这也得慕容家守信诺,要我,铁定退了这门亲事,说什么也不把女儿嫁给个傻子!”隔壁大婶尖声道。

“哇──我不要女儿嫁给个傻子啊──”

闻言,想到啥似的,她颊生红晕,心跳飞快,虽然很怀疑他究竟懂不懂洞房花烛夜的“睡觉”指的是啥,但还是轻“嗯”了声,表示答应了。

哨吶、锣鼓震天响,长长的迎亲队伍领着大红花轿,一路沿着大街缓缓前进,街道两旁聚满看热闹的群众,今天的洛阳城可热闹了,因为鼎鼎大名的洛阳首富──齐家今天办喜事呢!

“为什么?”慕容老爷好郁闷,哀怨女儿竟然这么急着出嫁,一点都不体谅当爹娘的会捨不得,呜──

当下,就见大伙儿连连点头,七手八脚地拉着张怀生往挤满人潮的筵席方向而去。

“因为你爹娘向我爹娘提亲,我爹娘答应了,所以我就成了你的媳妇儿了。”眼珠子一转,慕容晴四两拨千金,依然给了个不是答案的答案,而且还卑鄙的故意佯怒道:“怎么?不喜欢我当你的媳妇儿?”若他敢说是,绝对给他好看!

就见慕容夫人登时一口气又喘不过来,差点厥了过去,反倒是圆滚滚的慕容老爷极为镇定,深深瞅着她良久后,终于忍不住叹气。

“找到就好,快来帮我揭开头巾。”太过了解他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任人牵着走的个性,慕容晴马上下达指令。

奇怪!他怎么完全没动静──慢着!怎么好像有听到细微的鼾声?像似意识到啥,她猛然睁眼,扭头朝身边人瞧去,当下差点没吐血身亡!

“红豆?”

唔──怎么办?为什么今晚要和这个不认识的人一起睡觉?他一向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的啊!爹娘说娶媳妇儿后,以后每天都要和媳妇儿一起睡,那──那他可不可以不要娶啊?

“可不是!不过苏州的慕容家也是大富人家,怎么会愿意把女儿嫁给傻子?新娘子该不会是个丑如夜叉的无盐女,没人肯娶,只好凑合着嫁给个呆子?”瘦书生不相信有好端端的姑娘愿嫁个傻子,只能如此猜测。

“喂!齐家设在府外、欢迎所有人前去吃吃喝喝凑热闹的流水席开桌了,大家一起去吧!”蓦地,胖书生看着原本围观看热闹的人都争先恐后去吃那喜宴,不禁嘴馋地邀着大家一起去享用。

霎时,就见方纔还笑讽人的书生们,这会儿却开开心心地挤去被笑之人的婚礼流水席上白吃白喝了。

捂着痛得发晕的脑袋,新郎倌噙着泪,在蜂拥而上帮忙解围的双亲与奴僕们的帮助下,总算是牵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进门了。

“嗯。”轻点螓首,盖头红巾微晃了下,随即一道细微的开门声响起又关上,想必是红豆离开了。

躺在床上,任由他紧紧搂抱着自己,慕容晴脸上火热羞红,心跳如擂鼓,紧张地闭起眼等着──等着──

好不容易,嘱咐声伴随着远去的脚步声终于消失了,“咿呀”微响,房门轻启又阖上,洞房花烛夜的男主角终于登场。

“哦!”齐砚果然听话,飞快拿着秤桿揭开红巾,霎时,一张既熟悉又想念的脸庞忽地笑兮兮映入眼底,让他不由得一愣,好生迟疑,“阿晴?”

圆墩墩的慕容老爷这下可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女儿愿嫁进齐家,守住当年约定,两家不至于坏了交情;忧的是,若真要把女儿嫁给个傻子,他这个老爹爹又怎么放心得下?

女儿去了一趟洛阳回来,便决定要嫁给齐家的傻儿子,这往后过得是何种夫妻生活,她肯定早已深思熟虑过,心中必有与旁人不同的见解,所以才会坚持要嫁给外人都觉是傻子的男人吧!

“不一样的!”慕容晴微微一笑,眼底却闪着极为坚决的光彩。

“这,这不好吧!我们并没準备贺礼──”张怀生自认没有备礼,也顾及风骨,总觉不好和一堆目不识字的贩夫走卒挤在一起贪那免费水酒吃,失了文人风範。

“没错!”一见他呆愣样,慕容晴不禁大乐,没扇子在手,只好以掌心打上他前额,露齿一笑。“就是我。”

“啧!光看那些嫁妆,就算是丑如夜叉,我也愿意娶啊!”三角眼书生家境只能算还过得去,一见那尾随花轿后好几马车的嫁妆,不禁有些酸溜溜,末了,还反问身边脸色蜡黄的书生。“怀生,你说齐砚那个傻子样样比不上咱们,可却偏偏命生得比咱们巧,什么好运全让他给佔尽了,就连娶个媳妇也能娶到家世良好的千金小姐,还带来这么多嫁妆,真教人气结,是不?”唉──老天爷偏心也不能这样,所有的好事净落在同一个人头上,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