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努力加载中...

“嗯。”轻点着螓首,柳眉微皱地帮他拭去满头汗,她才终于开口了。“齐砚,你不能整天无所事事,只顾着玩儿。”唉──其实是她自己无法整天无所事事,所以得从他下手啊!

“唔──”陷入苦思,许久后,怯怯问:“哪、哪儿来?”

“啊?”茫然。

思来想去,府内下人没人有这本事,而能指使儿子乖乖来向他拿账册,又可能拥有管账本事的,应该就是眼前这个儿媳妇了。毕竟──慕容亲家在苏州也有众多商号,说不得儿媳妇未出阁前,就是慕容老弟的好帮手呢!

床榻上,原本安然无事快睡着,却无辜被吵了起来的憨傻男子,这下终于忍不住呜呜咽咽了起来──

又扫那突起点一眼,慕容晴恶劣的捉弄心又起,虽然生平没碰过“那种东西”,觉得有些羞,但还是决定──做了!

闻言,齐老爷确定果真是自己儿子,不由得安下了心,随即小心翼翼道:“砚儿,你有想帮爹分忧解劳的心,爹就已经很欣慰了。这些账册你看不懂的,到外头玩去,乖!”

“阿晴──”一进房,他就像可怜小狗似的蹭到她身边。

就等着您说这句话呢!慕容晴暗喜,脸上却依然恭敬顺从样。“爹要媳妇做什么,媳妇自然听您的。”

“谁带他进府的?”

“呜──阿晴,妳坏──好坏──”

“没有啊!”再次摇头,笑得好憨。“怀生他没有常常啦,差不多两个月一次而已。”

“齐砚,小九是从小就在府里,跟在你身边的吗?”

“阿晴──”涨红着脸望着她,齐砚一脸害羞样。“我──我可不可以要奖励?”嘻!他好喜欢要奖励时,和阿晴嘴碰嘴的感觉,

“你、你说什么?”书房内,齐老爷差点没吓掉下巴。

“给人。”有问必答,不懂隐瞒。

不多久,红豆返回,笑咪咪转告,“小姐,老爷请您过去书房一趟呢!”

“真巧!正要去找您,就马上碰到您,可真让我少跑一趟呢!”那丫鬟微笑道,可神态却显得有些轻慢,找不出丝毫对主子该有的恭敬。“张公子来找您,现下正在后门等着。”

想到这个,他不禁脸红起来,心跳得好快、好快,脚下飞快疾奔,脸上却咧开既羞赧又兴奋的大大笑容。

学他摸摸自己额头,齐砚憨憨傻笑。“爹,我真的没发烧呢!”

“是啊!”用力点头。

见他把话挑明,脸上又眉开眼笑,慕容晴心下暗笑,光明正大承认,“是的!”

“他几岁进府来的?”

能成为洛阳首富的人,自然不会是笨蛋。先前,他因儿子突然之间的“长进”而太过惊喜,一时之间没去多想,可等儿子跑远后,他才警觉不对劲。尤其在短短一个时辰后,账册就被核对完送回,还挑出几处细小错误,这些若非是极为熟悉老练的人,绝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挑出问题。

呵──依她观察,小九个性聪敏机灵,为人又知恩图报,若好生培养,日后肯定会是个优秀忠心的好人才。

“哦!”得到指令,直觉地转身就要去执行,但走了两三步又觉不对,呆呆地又回来。“阿晴,我是很想帮爹爹,但──但我不会看帐啊!”再次羞愧低垂下头。

“嗯。”点头,揉揉眼睛,又开始想睡了。

颔首示意她坐下,齐老爷目光沉沉凝觑,心下已有几分明白。

这根本是接济了,哪里算借钱?慕容晴叹气,听小九对张怀生的不满评语,再对照齐砚对张怀生的好,深深觉得自己这个傻夫婿真是傻到姥姥家去,完全没救了!

一见时机成熟,她高兴笑了。“爹在洛阳的商号繁多,每天核对那么多账册肯定极为累人,你去跟他老人家说想为他分忧解劳,请他分一些给你帮忙。”

“爹辛苦经商赚来的。”微微一笑,轻声反问:“爹爹年纪渐老,还得每天劳心劳力,辛苦赚钱养活全家,你都没想过要帮爹的忙吗?”故意说得好像齐老爷是在做苦力似的。

毫不意外,慕容晴嘴角扬笑,一切尽在意料中。

不过──他虽傻,却是一本真心的对待自己的朋友。想当初,他义无反顾冲入火场救自己时,自己不就是被他这一点所感动吗?

“齐砚,你老实说,他常来向你借钱吗?”

“没有。”摇头。

“好主意!”齐老爷连连颔首讚许,随即目光柔和看着她。“晴儿,妳愿意来帮爹的忙吗?”本以为儿子傻,无法接管家业,他那些事业总有一天得收起来,没想到新迎进门的儿媳妇却如男儿那般厉害,看来齐家是娶进一个宝了。

“给谁?”这可奇了!他想将银子送给谁?

“嗯。”轻点着头,她微笑补充,“在苏州时,我爹大部分的商号都是我在管呢!”

“唔──那时他自己说他八岁。”

“阿晴,不要──”无辜被捉弄的纯洁男子呆了呆,可怜兮兮轻摇着自己的媳妇儿,期期艾艾低叫,“刚刚──刚刚那样好──好舒服──妳──妳再做一次嘛──再──再摸摸我嘛──阿晴──”

思及此,慕容晴虽然叹气,唇畔却漾起了笑,喜欢他这种纯真质朴的性情,当下翻身而起,脸色微红地跨坐在他身上,眸底闪着黑亮亮的神秘光彩。

奖励?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他的意思,当下不禁又羞又笑的。自从在荷花池边给过他“奖励”后,这些日子来,他像是恋上了亲吻的感觉,动不动就红着脸向她要“奖励”。

闻言,慕容晴露出有些羞赧、有些捉弄的笑容,缓缓倾下身覆住他,热情攻击他的唇舌,惹得他俊脸发烫,灵活小舌到处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技巧虽然生涩,但面对同样是生手、什么也不懂的齐砚,已经足够逗得他激情难耐了。

“爹爹给。”

不过,他想要,她也很愿意给啊!毕竟和他亲吻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再说──妻以夫为天,既然夫婿要,当妻子的哪有不给的道理!呵──别说她常欺负他,必要的时候,她也可以是温婉柔顺的好妻子喔!

“齐砚,你过来。”倚着窗口,看着正在花圃里浇水、凡事无忧的某人,慕容晴招手要他过来。

“舒服,可──可是也难受──”哭调已起。

“你?”慕容晴微讶。

银白月光斜曳进房内床榻上,慵懒人儿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后,拥着凉被侧躺,手指不安分地搔了搔身旁某人的腰侧。

闻言,慕容晴颔首轻笑,挥手让小九下去后,她独坐在花厅里,像似在沉思些什么──

“不是!”摇头。

“好的,小姐。”红豆极为机灵,马上捧着账册,笑嘻嘻去了。

“十两。”怕她不给,神情依然苦得很。

“哈哈哈──”齐砚怕痒大笑,差点跳了起来,原本千斤重的眼皮蓦地又抬高,手忙脚乱地抓住那双捣蛋的手,哇哇大叫指控,“阿晴,妳做啥搔我?”

不过,就算她心有所疑,嘴上却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笑问:“怎么没找小九要?”他的零花钱,向来都交给小九保管,照道理讲,他应该会先去找小九要才是啊!

“那要银子干啥?”

果然,不到盏茶时间,小九已经乖乖来花厅报到,而她则细细询问着有关张怀生这个人的背景与资料。

呆呆看着他,齐老爷忧虑地伸手摸摸他额头,喃喃自语,“没发烧啊!怎么今天如此反常?”怪了!他这个儿子傻得可以,自小到大从不知家里作何营生,更没摸过账册,镇日只会种花植草,当个没忧没愁的大少爷,怎么今儿个却突然跑来说要帮他看帐?莫非被人易容顶替?

觉得有些奇怪,她索性从他身上翻身下来,仔细将他从头扫了一遍,最后视线落在他下身突起点上,当下心中已经了然,忍俊不禁地又羞又赧笑了出来。

怀生?觉得有些耳熟,仔细在脑海中翻找着这个人名,终于想起来在初次见到他的酒楼上,有听到他对某个脸色蜡黄的书生叫这个名字呢!当时,那个蜡黄书生虽然一直在朋友群当中替他说好话,不过,呵──那人是当真如表面上那般善心,不如旁人那样地笑他傻吗?不!她可不这么觉得。

“呃──”有些被问住,她索性换个方式问:“小九有爹娘吗?”

“这是当然!”小九霎时脸红得像快烧了起来,不过说话倒是很理直气壮。“少爷是那么好、那么善良的人,我当然对他忠心了!”

再次主动──攻击。

这话说得向来对金钱没概念的齐砚羞愧地低下了头,有些无措。“那、那我也去赚钱──”

“爹,听说您找我?”落落大方进了书房,慕容晴神色怡然,看不出任何异样。

咧嘴一笑,就见他宛如背书似的,“爹,您年岁渐大,我又是独子,以后齐家家业总有一天会落到我身上的,我得早日学会怎么担起这个重担,也好让您能享享清福。”

嘻!阿晴也有猜到爹会这样说呢!不怕!不怕!照阿晴的话从头说一次便可以了!

看着眼前夸张的表情,齐砚反倒有些被吓到,但还是将话给重说一次。“爹,您桌上那一叠账册,分几本给我吧!”

“小九有!”他若上街买东西,都是小九付钱的。

“我、我能帮什么?”

张公子?齐砚一愣,反应不过来。

“好久以前,爹娘带我去寺里烧香,我自个儿跑到寺后的林子去玩,结果走着走着,花儿姊姊一直招手要我到草丛里,我走过去就瞧见小九躺在里头快饿死了,所以就带他回家啦!”他解释的很详细,想到以前的小九,就觉得好可怜。呜──竟然差点饿死呢!

“妳帮我把这些拿去给阿晴!”将手中的几本账册交给丫鬟,他兴匆匆地转身往后门方向冲去,一下子就不见人影。

“小九的银子哪儿来?”

俗话有言──动极思静,静极思动。

“银子哪儿来?”步步引导。

阿晴?谁啊?丫鬟呆了呆,随即想到新进门的少夫人名儿中有个“晴”字,当下便明了了,只是──

怀生?齐砚怔了怔,随即开心地笑了起来。自从和阿晴在一起后,他好久没去找怀生了呢!没想到怀生竟然主动来找他,好高兴啊!

“连声谢谢或何时还钱的话也没?”扬起柳眉,眸底迅速闪过一抹精光。

会搞不清楚人家话中意思,这才是他的傻儿子啊!

有些微讶,明白他向来对钱财没概念,出门逛街时,身边都有小九跟着,随时照应他一切的需要,怎么今儿个却向她讨钱来着了?

此话一出,听得齐老爷眼瞪得如牛铃大,一脸不敢置信。老天爷啊!莫非是齐家祖先积了太多阴德,老天终于怜悯,让他的傻儿子一夕之间开窍,否则这种话怎么可能会是他说得出来的?

如今,当个悠闲不管事的少夫人足足一个月后,慕容晴终于静极思动,打算开始施展身手了。

奖励?一听到这两个字,齐砚睡意全消,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也不管自己被扒了上半身的衣衫,兴奋地直点头,“好、好,我要奖励。”

“阿晴,妳──妳可不可给我银子?”苦兮兮问,知道她身上有许多银两,爹娘甚至吩咐下去,她随时可以去账房支领银子。

“怎么了?”啜了口热茶,慕容晴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他的脸,像在拍小狗似的。

“有啊!可是小九不给我,所以我才来找妳。”齐砚一脸委屈地诉苦。呜──他才是少爷啊!为什么却得被自己的书僮管?

“为啥会带他进府?”

“是张怀生公子啦!”一看他那傻样,便知他根本还搞不清楚,丫鬟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的提醒,一点也不怕让身为主子的他不高兴,想来是吃定他傻气,就算被下人稍稍轻辱些,也不懂得去向老爷、夫人告状。

知他不懂,故装严肃。“你有没有想过,你身上穿的、三餐吃的都得花银子?”

“爹,我、我拿这几本先回房看了。”话落,转身就跑。

“你要账册做啥?”确定自己没听错,齐老爷可纳闷了。该不会想拿去撕了,折纸船玩儿吧?

“红豆,妳将这些送去给老爷。”将核对完的账册交给红豆,她边往花厅走,边顺口交代,“等一下瞧见小九时,让他马上过来见我,我有话问他。”清楚红豆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将小九给找来。

来了!

“懂!”齐砚憨笑直点头,正想再次转身离去之际,忽然瞧见她纤细指尖轻触艳红朱唇,让他莫名地脸红耳热,心跳加剧,眸光怔怔瞅凝那两片红润唇瓣,再也转移不开目光,有种想凑过去要“奖励”的冲动。

“妳会看帐经商?”若有所思问。

“我不要他还的!怀生他好可怜的,家里好穷,常吃不饱,我不要他还。”齐砚急急叫道。

“阿晴──”不知她在笑什么,齐砚此刻只想哭。

“然后呢?”还是不懂。

“我知道了!”笑了笑,慕容晴有趣地瞅着小九,若有所思道:“小九,你对齐砚挺忠心哪!”齐府内,其它下人对齐砚有意无意的轻慢,她不是看不出来,而小九却不似他人,对齐砚倒是忠心耿耿,像条捍卫主人的忠狗似的,只要他在齐砚身边,一些轻慢的下人就不敢作怪了。

认真想了下,他困惑反问:“从小是多小?”

“问你一件事儿。”她闲闲凉凉道,眼底找不到一丝扰人睡眠的内疚。

“爹的银子哪儿来?”

哇──爹的脸好恐怖啊!好不容易将话给背完,视线移向爹亲,却差点没被那双瞪得快暴出来的眼珠子给吓坏,齐砚忍不住拍了拍胸口,一脸害怕地将书桌上那一大叠的账册中抽了几本捧在怀里。

“唔──”禁不住呻吟出声,他几乎快哭出来了。“阿──阿晴──我──我肚子热热的──好难受──”

“阿晴,妳真好!”还以为讨不到,没想到她却给了,齐砚高兴欢呼,随即急急忙忙地冲了出去。“怀生还在等我,我先拿去给他──”声音还在空气中飘蕩,人已经跑不见了。

“他怎么说?”

就见她猛然将手探进他裤子内,轻轻握碰了“某东西”一下,就在他两眼暴瞠,倒抽一口气,惊喘好大一声后,那恶劣的小手马上“鸣金收兵”,飞快缩回,同时非常地体贴人心──

“啊?”顿足,扭头往声音来源瞧去,就见一名丫鬟跑了过来。

“我扮男装啊!”慕容晴爽朗笑道,可不认为那会是问题。

原来如此!慕容晴恍然大悟。看来小九从小就是个可怜的孤儿,因缘巧合之下,让齐砚给捡回齐府。齐砚既是小九的恩人,难怪小九对他如此的忠心耿耿,护他护得紧。

他去赚钱?别先让人给卖了就好!慕容晴暗笑,连忙劝阻。“那倒也不必!你只要有心帮爹就行了。”

举起手打住他的滔滔不绝,由刚刚那一长串气嘟嘟的言词中,慕容晴已经很清楚小九对那个张怀生的反感了。

闻声,齐砚丢下浇水工作,“咚咚咚”地跑到窗子边,顶着被晒红的脸笑问:

“是吗?”微微一笑,她不再多说什么,轻声问:“你要多少银两?”

虽然对他这种反常的言行感到既惊喜又震愕,但齐老爷还是有些不放心,急忙对着越跑越远的身影大声叮嘱,“砚儿,看不懂没关係,账册一定得送回来给爹,千万别拿去撕了折纸船啊──”

思及此,齐老爷不禁笑了,当下开门见山道:“晴儿,这帐可是妳看的?”视线扫向书桌上那几本先前让儿子给拿走的账册。

“他人愿意与一介女流谈生意?”齐老爷挑眉。不是他看轻女子,而是世俗规範女子太多,大部分的男人皆认为女人没本事。

“是吗?”脸儿红艳艳,慕容晴语调也有些不稳。“不──不舒服吗?”

见状,慕容晴摇头失笑了会儿,随即召唤红豆进来。

迷惑地看着她坐在自己身上,不知为何,齐砚竟莫名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起来。“阿、阿晴,妳──为啥要坐在我身上──啊!妳──妳怎么脱──脱我衣服──”眼看自己胸前衣襟被她莫名地剥了开,他惊讶地结巴起来。

是夜,玉兔高悬。

“啰唆!”低斥一声,慕容晴脸也有些红,眼儿瞇瞇笑成一条线。“齐砚,今天我要多增加一些奖励的办法喔!”

“没说啊!”怀生需要说什么吗?

自家儿子是怎样的料,他这个当爹的最是清楚,不把账册撕去折纸船玩儿就不错了!可如今账册不仅被完完整整送回,还核算完毕,挑出错误,这背后肯定另有奇人在看帐。

柳眉扬得更高,慕容晴心中不禁冷笑。既然有脸来借银两,难道就没脸让人知道?那个张怀生的心思颇为可议!

当下,就见小九如黄河溃堤,哇啦哇啦地倒了一堆,不多久,慕容晴已经清清楚楚张怀生这个据说“满腹文才”的落魄穷书生的所有事迹了。

“给怀生。”不亏是天下第一老实人。

“既然你难受,那就好好休息吧!我要睡了。”迅速躺平,抓起凉被盖头蒙住,抖动身子无声偷笑。

“哦!”被搔那几下,瞌睡虫早飞走了,他张大眼睛疑问:“啥事儿呢?”

“阿晴,妳找我?”

“你想上街去?”挑眉探问。

见他愣愣瞧着自己,眸底闪着炙亮光彩,慕容晴不禁纳闷。“怎么了?”

“帮你分忧解劳,看帐啊!”嘻!阿晴好聪明,果然猜到爹会这样问,还教他该怎么回答呢!

一个时辰后,当慕容晴核算完丫鬟送来的账册后,正懒洋洋地伸懒腰、舒缓筋骨之际,齐砚却苦着脸回房了。

“我啊!”

齐砚听到了,却头也不回,只是举起手挥了挥,一个劲地往自己的院落冲,想尽快将账册拿给慕容晴──

“呆瓜!有我帮你呢!”忍不住笑斥,随即想到啥似的,又招手要他靠过来,低声在他耳边窃窃私语着。未久,她轻轻退开,扬眉问道:“这样懂了吗?”

“少爷!”

点点头,她自梳妆台上的小盒子里取出十两银给他。

“──夫人,不是我不给少爷银子,而是我真不愿少爷把银子拿去给那个张怀生!您就没见过他和他那些书生朋友在一起时,对少爷是怎生的糟蹋!表面上装好人,事实上,我呸──”小九越说越是气愤。

“夜深了,睡觉啦!”继续蒙头偷笑。

抿唇暗笑,伸手将人拉近窗口,双臂环上他的颈项,慕容晴踮起脚尖,毫不犹豫送上香唇──

摇摇头,他老实道:“怀生拿了银两后,很快就走了,说是怕让人瞧见。”

然而,就在他怀抱“梦想”想快些回房的路上,却被人给叫住──

这样还不叫常常?猛翻白眼,紧迫追问:“可曾还过你钱?”

嘻──只要交给阿晴,他应该还可以再要一次奖励吧?

心中已有计量,她不再问小九,想到白天的事,立即转移话题。“你将银两拿给你的朋友了吗?”

“可恶!还是得跑这一趟!”神色虽有些不悦,倒还没那个胆敢不送,乖乖地跑这一趟路。

  • 背景:                 
  • 字号:   默认